听说我们有家了?

*喝醉的耶啵开直播

*小赞在线表演一个晕倒

*bxg:听说我们有家了?




今天是七夕,肖战有个专访偏偏约在今天,老婆不在家的王大锤出去陪朋友喝醉,出乎意料地——醉了。


晚八点,王一博无奈地打开了粉丝要求的直播福利。


【啊啊啊啊啊啊!他来了,他来了,他带着直播来了!】

【呼叫肖那个战,小赞小赞,请问你也在看吗?】

【单人直播,别舞cp好吗?】


“大家好,我是王一博。”


【是你是你,知道是你。】

【就没有长一点开场白的吗?】

【酷盖酷盖,呼叫酷盖,我们要福利。】

【算了,让我来,吃了吗,一博?】


“嗯,吃了,和朋友喝了酒,直播就是福利。”王·高冷省话王·一博这样说。


【是我们不懂,无语!】

【一博,你是认真的吗?】

​【高冷酷盖,请还我们甜甜!】

【醉了吗,痞子王?醉了我们可以浪了吗?】

【楼上闭嘴!神仙酒量怎么醉?(我希望醉了,小声bb)】

【趁乱龟龟问一句,一博逛超话吗?(信女在线祈求翻牌)】​


“逛,逛博君一肖。”​王大锤一锤定音。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】

【震撼我妈!大锤给自己留条底裤吧!!】​

【快快快,yxh滚滚滚滚滚粗!!】

【麻麻我嗑的cp是真的!】

【我敲,这是醉了吧?!播着呢!!】​

【王破柜?是你吗王破柜?】

【手动@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,小赞快来!王一浪又开始了!】​

【算公开了吧,悄咪咪问一句不是单箭头吧?】​

【楼上叉粗!】

【耶啵耶啵,请问这个超话,小赞他逛吗?】​


“他也逛,但他更喜欢b站,嗯,我们豆瓣也看。”​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孩子有家了,谢谢爸爸妈妈!】

【得咧,公开了,正主实锤。】

【肖那个战你就不出来管一下的吗?柜门都成一块一块的了!】

【我是小赞,对不起,来不了,我已经晕了。】

【原来正主真的有sj我们!】

【大猪蹄子还我们肖美人!小赞是我们的!】

【上面的酷盖暗鲨警告!】

【去的时候只留下了摩托车印……】

【bjyxszd!!!】

【也别激动,万一只是朋友呢,别舞太过。】

【叉出去?说什么呢,龟龟们是不能听这些话的!】


“是真的,我们在一起了,从拍《陈情令》开始。”王大锤生怕有人误会,赶紧解释道。


又一连串的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】


“为什么要‘啊’,真的,无语!”


【哈哈哈哈哈,王锤锤:bjyxszd这不是众琑周知的事吗?为什么要惊讶,真的,无语!】

【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爸妈给龟一个家!从此龟龟不再流浪。】

【不愧是你!】

【绝美爱情请收下我一个暴风雨哭泣! 】

【肖那个战:我他mua藏了那么久,你几脚就把柜门揣得影子都没了??】


就在王耶啵小朋友趁着酒劲儿什么都往外抖的时候,肖战结束一天的工作疲惫地回了家。


肖战老远就看到王一博对着手机聊得正嗨,以为他在和尹正哥聊大摩托,便扯着嗓子吼了声:


“崽崽,我回来了。”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!是小赞吗是小赞吗?震撼我妈!】

【崽崽?耶啵不是说,说过不能叫崽崽吗?】​

【只有lp能叫,是你们不懂,真的无语!】​

【完了,王大锤要被lp打死了。】​

【奶一个王甜甜在线撒娇求饶。】​

​【姐妹儿太会了!有梦谁都了不起。】

【无语!爸爸都不要我们了,无羡悲伤!】

【在lp和粉丝谁重要这一点,我们王大锤是掂量得清清楚楚。】

【bjyxszd!!!】


王一博并没有理会​粉丝们,起身走向了肖战,上手就抱,委屈道:


“战哥七夕都不陪我过!”​


肖战摸了摸那颗小小的脑袋,温柔道:“这不是要工作吗?没事没事啊!我回来陪你了啊。”​


【我敲敲敲敲敲敲!这是什么温温柔柔的绝世大美人?!】

【感谢画质!感谢大锤!】

【耶啵小赞康康我们,康康我们,还播着呢!】

【有了家我更没有人疼了……】

【害!都是爱情惹的祸!】

【小赞还不知道直播呢!他看不到我们哈哈哈哈哈哈哈!】

【在线求解:王破柜今晚该怎么求lp放过?】

【这是个什么原耽走向?等我先卸了绿丁丁网站。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bxg终于等到了今天!】


肖战用鼻子嗅了嗅,皱着眉头道:​“你喝酒了?”


“嗯,和他们出去喝了几杯。我现在在开直播。”​


“什么?!”肖战震惊到破了音,慌忙将王一博从身上扒了下来,飞快来到屏幕前,差点就要表演一个在线晕倒。


【哈喽,小赞!】

【哈哈哈哈,终于发现我们了!】

【遭了王破柜要完了!】

【上面的的站住!酷盖怎么会完了?!】

【众琑周知,重庆女婿都是耙耳朵!】


“你们……”肖战微微颤抖地问道,“你们都知道了?”


【哈哈哈哈哈,哥哥哥哥别紧张。】

【是,是王破柜的锅哈哈哈哈哈!】

【哥哥也逛超话啊!】

【哥哥进组了吗?】

【哥哥看同人吗??】

【哥哥喜欢哪个up主啊?】


​“王一博!”肖战气得大吼,“你给我过来!”


【哈哈哈哈哈,痞子王惹到lp了。】​

【小赞我家卖搓衣板的要了解一下吗?】​

【哈哈哈哈,这句“王一博”让我想起了九学时代!】​

【在线看王大锤被锤!画面太残忍,姐妹们礼物刷起来,不让yxh有截图的机会!】​


“战哥。”​王·即将被打·一博乖乖站到了肖战身后。


“我就一会儿不在你看你跟我整的撒子!”肖战说着就给了王一博一脚。


【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,小赞气到飙重庆话!】​

【重庆龟表示很亲切哈哈哈哈!】​

【我王耶啵不知道胜者为王,只知道被踢很爽!】​

【骗子夫夫在线家暴!】​


“我错了,战哥。”​王一博整个抱住了肖战,把头埋进了他颈项中,闷闷道:“我错了,战战。”
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】​

​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】​

​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】​

​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】​

【快快快快!小礼物给我刷起来!挡住放荡不羁的蒸煮!】​

【mua的腿都给我拍肿了!不过好爽!】​

【爸爸妈妈康康我!我是龟龟啊!】​

【是我最爱的奶盖本盖了!】​

【老板,给我来一打!】​


“没用!”​肖战奶凶奶凶道。


王一博听出他没有真的生气,变本加厉道:“战哥,我头晕。”​


“屁咧,你吹吧你。”​嘴上这么说,手却还是很诚实地帮他揉着头。


“战哥,我真的头晕。”​某奶盖还十分腻歪地往老婆颈项里蹭了蹭。


“行了,”​肖战把他扒走,“等着。”


【我累了,真的累了,啊不出来了。】​

【我死了,已躺平。】​

【对爱情又一次充满希望!】​

【爸爸妈妈理理我们,我们才刚知道自己原来有个家!】​


“不好意思啊,各位,一博要休息了,今天先到这里吧。”​肖战红着脸冲屏幕笑了笑。


【好好好!】

【行行行!】​

【去去去!】​

【祝福祝福!】​

【恭喜恭喜!】​

【支持支持!】​


“谢谢大家,当初就是怕没人支持就没有公开,谢谢大家了!”​肖战抬手关掉了直播,走到了床前。


某奶盖还真的醉了,晕晕乎乎倒头就睡,孩子气的嘟嘟唇微微张开着,小小的脸蛋微微泛着红晕,一半身子还在床下。


肖战笑着摇了摇头,​将他抬上了床,轻轻地在他眼角献上一吻,温柔道:“晚安,王甜甜,七夕快乐,战哥的狗崽崽。”

评论 ( 82 )
热度 ( 7641 )

© 舊时雲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